露德维希亚

【贝崔】Nightmares 01

因缘对话(本章)和宝具本(下章预定)梗,迦勒底谈恋爱劈情操

完全FGO游戏背景。本篇不再用特里斯坦称呼,而用FGO官方翻译名崔斯坦。

本来想标上下,想了想不知道会写到几还是标了数字

声明:月球拥有他们,而我只有我的OOC。

 

 

 

 

几分钟前,罗马尼医生终于接到了御主咕哒子和一起灵子转移的玛修。宣告迦勒底万圣节派对正式开始的亮片礼炮就被迫不及待的拉开,五颜六色的玻璃纸漫天飞舞在迦勒底作战会议室。

会议室四周摆放着大家一起准备的南瓜灯笼,在迦勒底难得的节日气氛渲染下,笑容瞬间蔓延在每个成员脸上。

宣布派对开始以后,大家都围绕在各自的朋友身边谈天说地。在难得没有作战压力的时候,享受着难得平静又美好没有战争纷扰的时光,吃着精心准备的丰盛晚餐品着美酒佳肴。

在场的英灵们已然走完各自波澜壮阔的一生,在迦勒底被召唤出来的日子却像是重新被寄予的第二次人生一样,依然珍贵。

御主藤丸立香此时正沉浸在刚刚才经历完的那场惊心动魄的冒险的余韵之中。小姑娘和玛修被一群怀着好奇心的英灵围在中间,坐在作战室平时用来发言的讲台上,眉飞色舞的说着关于那位女城主和艳名远扬的埃及艳后闹出的新事故。橘色的发辫在灯光下不停晃动,亮眼又可爱,点缀着这个美好的夜晚。

原本并不打算凑这份热闹的圆桌骑士们,在听到兰斯洛特和崔斯坦本次在御主的新冒险中被克里奥帕特拉七世召唤至对方阵营,成为艳后的从者后不尽怀着好奇凑了过来。对这些生活在中世纪的骑士们来说,好友的奇遇与感情八卦乃是生活的欢乐之源啊。不难想象这中间两位同事一定做了出许多引人发笑的事情,连拿着枪的那位阿尔托利亚也边举着一大碗巧克力糖果边抢占了立香面前的首排听众位。两位当事人倒也并未回避,毕竟即使在第一次人生中,这些朋友们也互相分享过自己大大小小的糗事,第二次人生更是要及时遵循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才算得上是一位真正的骑士。当然啦,是以才刚一只脚趾踏入中世纪的不列颠道德标准。

现代人的标准有些过于忧虑和繁复了。以上是来自兰斯洛特和崔斯坦两位骑士的辩解之言,获得了来自高文的掌声。莫德雷德此时正试图从听得精精有味的阿尔托利亚碗里抓两颗巧克力糖出来。

“跟随并温柔的守护心仪的女士(First Lady)确实是作为骑士的准则和浪漫,但是卿们的行为给御主和御主的朋友们带来了困扰,得好好道歉才是。”似乎是觉得今晚的娱乐故事已经听完了,枪王阿尔托利亚一边欣赏着莫德雷德闭眼咀嚼巧克力糖时露出的如痴如醉的表情,一边带着愉快的微笑这样总结道。

分享完这段万圣节奇遇故事,大家便三三两两的散开了。在这个迦勒底,人类文明最后的堡垒里,即使是节日的快乐时光也显得弥足珍贵。有人选择陪在最爱的人身边,有人在和最亲密的朋友闲谈。即使彼此间的话语毫无营养,心却早已连在一起。

 

“贝狄,你看起来不太开心的样子,是有什么介怀的事吗?”刚才还在被调侃的二人之一的崔斯坦,此时正在把顺手拿来的一瓶仅限今晚迦勒底特供的威士忌倒进面前两个透明玻璃杯中。对面坐着他的彼此怀抱着特别的情愫并且互相心知肚明的好朋友贝狄威尔。

“你和兰斯洛特卿…”贝狄威尔拿起被崔斯坦推过来的威士忌杯,喝了不小的一口。也许还显的有些过于急躁了,贝狄威尔想道。“你看起来挺喜欢今晚御主说的和兰斯洛特卿在恰赫季斯城被召唤的故事。”

“要说喜欢的话,应该是挺喜欢的吧。被伟大而美丽的女士召唤了,没有发生什么特别令我不舒服的事,可喜可贺,除了听起来被揍的次数有点太多了。”虽然一瞬间露出了些许困扰的表情,但总体还是觉得很愉快的崔斯坦说完拿起了留给自己这杯。“贝狄你担心的事太多了,最近总是这样紧绷着呢。偶尔放松一下,即使干些看起来不怎么优雅的事也无妨。”

“比如?”

“比如拼尽一切去追求一位挚爱的女士。”

“即使这位对象已注定成为别人的妻子,以后也只能偷偷相会,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平安无事的幸福生活在一起吗?”

“啊,今晚贝卿的话语特别的毒。像是那锋利的刀尖割开了我的心脏。我不禁流下悲伤的泪水。”不仅是用唱的,崔斯坦还装腔作势的在脸上擦了两把吸了吸鼻子。配合他总是闭上的双眼,仿佛聚光灯下被情人抛弃而万分悲伤的贵族大小姐。

他那深邃的眼窝配合扇子般的长睫毛落在脸上的阴影,以及因为酒精而泛着微红的薄嘴唇。这位拥有连妖精在他面前都会在意起自己是否足够耀眼的美貌的男性,在他面前总是让人有点情难自禁。不,也许应该说是让我情难自禁。贝狄威尔默默想道。

注意到对方这样一闹,自己也不再像刚才那般内心万分焦躁的贝狄威尔感到从心口涌上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感情。这种感情让他感到自己鼻头发酸,而喉咙干涩。这真的是威士忌吗,也许今晚真的喝的太急了。

他的友人向他展露了一个全心全意的笑容,像是出远门刚回到家的那一刻家人永远会给你的包容一切的笑容。

他的大脑停止思考,而他的喉咙因为酒精更加干涩。他就这么半张着嘴凝视着对面的友人,直到对方慢慢伸出一只手跨越迦勒底的白色塑料桌面抚平自己不知何时握紧的拳头。贝狄威尔猛然用双手紧紧包住那只向自己伸来的手,把它拉向胸口。

“我…”他低下头去弓起背隔着自己的大拇指亲吻了崔斯坦的食指。

“你们都,对我太温柔了。我明明不是你们认识的那个贝狄威尔。我也,不是您恋慕的那个贝狄威尔…”豆大的泪珠在崔斯坦的手背上停留了一瞬便犹自滑落了“我不过是个扔不下圣剑的胆小鬼。还擅偷走了您对他的爱。”他无法停止哭泣,也不敢抬头看对面人的表情。他感到自己现在无比渺小。

也许这就是结束了吧,再也不会一边备受良心的煎熬另一边却沉沦于这般美好而内心不停挣扎拉扯。自从意识到自己是这么的依赖于大家的温柔胸口就像被铁箍紧紧箍住了一般。既无法呼吸更无法挣脱。[1]

在终于说出真相的那一刻,他的心中充满了撕裂般的疼痛。

他听见一声轻轻的叹息。

崔斯坦用另一只手轻轻拂过贝狄威尔的后脑勺,一下又一下。

“所以我说贝狄你总是想得太多,太严厉了。无论是对谁都,对自己也是。”

贝狄威尔惊讶的抬起头。

崔斯坦缓缓睁开眼睛,露出他颜色极浅的金色的眼瞳认真看着贝狄威尔,一字一顿认真的说:“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你始终是贝狄威尔。这一点无论是我还是别的骑士亦或是王都很清楚,你的品格你的为人你的温柔和忠于正义才是我们承认你的真正原因。”崔斯坦用手握住贝狄威尔的那只义手,这样他们就互相握住对方的手了。一些红晕浮在脸颊上,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别开了视线:“您并没有偷走谁的爱,我爱的人一直是您。”

圣歌伴随七彩礼花在贝狄威尔的脑内炸裂。

幸福画面来得太突然,他呆愣的大脑突然跳出了这样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红发美人似乎是真的皮肤天生比较白。

 

没错他的胸口再也没有什么铁箍了,他被拯救了。现在,贝狄威尔感到非常的幸福。[1]

 

 

 

 

 

看完贝贝的因缘对话蠢蠢欲动了半个月多终于憋出来了,过程极其曲折差点全部忘光光(尖叫)

其实这篇的动力就是看完因缘想说小贝你不要这么想啦你明明这么棒!不过我其实挺喜欢因缘这段的

还有万圣节艳后剧情里完全不顾自己形象用逗比来安慰人的崔太可爱了,看完觉得他可能其实还挺会哄人的...也可能是错觉,最后被揍完的消失之前讲的话感觉是个明白人啊,您太温柔了。温柔到我都不知道怎么讲才好,感动流涕

 

 

 

注:

[1]格林童话《青蛙王子》这个童话的最后说道:车后边站着王子的仆人——忠心耿耿的亨利。亨利的主人被变成一只青蛙之后,他悲痛欲绝,于是他在自己的胸口套上了三个铁箍,免得他的心因为悲伤而破碎了。
马车来接年轻的王子回他的王国去。忠心耿耿的亨利扶着他的主人和王妃上了车厢,然后自己又站到了车后边去。他们上路后刚走了不远,突然听见噼噼啦啦的响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断裂了。路上,噼噼啦啦声响了一次又一次,每次王子和王妃听见响声,都以为是车上的什么东西坏了。其实不然,忠心耿耿的亨利见主人是那么地幸福,因而感到欣喜若狂,于是那几个铁箍就从他的胸口上一个接一个地崩掉了。

…我觉得我看童话的重点都是歪的,青蛙王子记的最牢的竟然是这段

 

评论(2)

热度(25)